荒唐虛晃的連假過後,正常的工作都會變得很不平常
然後又期待起下個禮拜的瘋狂大連假,然後呢?
還是以虛晃收場...怕怕?

最近周遭發生不少事情,
低能兒的台柱之一痣好哥哥飛離台灣快二個禮拜,
剩下的四位姐妹想他想的要命,
卻在某一夜大吃燒肉後發覺,咦?沒了台柱我們好像也能活。
果然低能,呵呵。

就像痣好哥哥在巴黎展開他的Europe trip,
然後不到一禮拜就跑去一今那裡留言說have so many to tell一樣,
こっちもいろいろあったんだ!
看來等到痣好哥哥從歐洲回來,我們話題又要擠爆了!

低能兒們其實是家人,
每一次見面都深深這麼覺得。

    全站熱搜

    elvi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