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在花園音樂還沒強烈宣傳時我就已經偷偷愛上這位來自德國的憂鬱王子。
不是因為他長得文藝有氣質又帥氣,因為當時我還沒認真看過他的樣子
吸引我的是他那呻吟似的歌聲,使我躺在他的音樂裡不想醒來。

這次MAX再度來台灣開演唱會,不像上回在The Wall只有二個人,
這回他帶了他的band,帶了他的一貫的美妙嗓音,令台北、台中、高雄的粉絲沈醉。
我和拖興奮的坐在駁二藝術特區的場地裡等著聽他獻唱,
空氣裡有風緩緩流動著,雖然還是熱,但有種舒服的感覺。
夜裡,席地而坐聽著MAX的人們,安靜的聽著他的聲音,心裡悄悄地和MAX合唱著。
我拍下他自彈自唱時的姿態,抬得手都酸了但絕對不放下。
音樂與影片都是滿足心靈的補給品,除了當下被滿足的部份,我還需要帶點什麼回來。

放上我也很愛的KATE MOSS現場演奏版 (用手機錄的,品質不太好*_*)
在他清脆的彈指之間,呻吟似的告白裡,我暈眩了。

我第一次參加這種型態的演唱會,與歌手幾乎沒有距離的感覺難以言喻。
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再去。

此次唯一可惜之處就是向一今借的相機在重要關頭沒電了!!!! T_T
只好用手機代替
沒辦法拍到清楚的合照,真的很可惜很可惜
而且我緊張到連話都說不好,像個白痴一樣,
下回,我要把英文練好和MAX多說一些話。
期待下次。
到時,拖,再一起去吧

    全站熱搜

    elvi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