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好幾個月前有位訪客在迴響問我,我也覺得應該要結案才對。

 

1/2星期日下午寄出客訴信,晚上8點多就接到酒吧副理的電話,效率還不錯。

電話內容其實就是解釋並且不斷道歉,也承諾衣服會弄好。

約好2天後星期二晚上來找我,除了拿衣服來之外,也說是希望能夠當面再向我道歉。

只能說職稱裡有「理」字的都對道歉很有一套的樣子,態度太好,總之完全沒我發飆的空間=_=

掛完電話後其實有舒服一些,因為至少知道對方有在處理了。

但星期二其實並沒有如期見面,當天下午4點多陳副理傳來手機簡訊說:

「由於廠商通知您的皮衣明天中午才能收到,可否跟您約明天晚上呢?抱歉要再誏您多等一天的時間。」

所以是1/5晚上才和陳副理以及潑我一身的妹妹見面。

對方拿了一盒她們飯店的六或八吋提拉米蘇和洗好的衣服來,說皮衣是送去精品店合作專洗皮衣類的洗衣店清理。

也很誠懇地道了歉,也沒什麼好挑的。

其實一切都是奇摩子的問題!

本來還在想若是對方態度很糟的話該怎麼辦才好,我也不知道該要求什麼才好?總之一切就落幕了

 

實際上的賠償是一個提拉米蘇(衣服是本來就應當洗好送來的,不算)

精神上的賠償則沒有,硬要說的話就是誠意的道歉,OVER。

其實有點虛~但算了我這個人是很隨和滴

隨上道歉蛋糕↓ (應該知道是哪間了厚?)

1/5 來自飯店酒廊的道歉蛋糕   

    全站熱搜

    elvi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